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淫荡老校长
淫荡老校长
爷爷过世后,周校长就搬家了。不过自己母亲每年都还带着自己去周校长家拜年的。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魏州觉得这个应该是占了很大的原因。

  不过新娘子陈露却不是这样想的。她知道这个周校长爲何这麽卖力的给予帮助。

  热闹的婚礼从中午办到晚上,衆多亲友都是喝的烂醉如泥。

  剩下的人不多,都是特别亲近的亲朋。其中周校长就是其中之一。

  不胜酒力的周校长在一间客房里休息。而魏州正陪着在婚礼上帮忙而顾不上吃饭的一帮亲朋在客厅里吃喝。

  陈露被魏州安排去照顾周校长。他怕招待不周会让陈露也进入重点高中,进入编制老师的计划泡汤。

  「啊……喔……嘶……喔……嘶……嗯……哦……」周校长休息的客房里。

  陈露穿着浅肉色的超薄丝袜骑在了周校长的脸上。来回扭动的屁股迎合着周校长舔在她被丝袜包裹的阴蒂的宽长肥厚的舌头。

  「啊啊……主人……哦……不能舔了……啊。不要……会被发现的……」陈露虽然嘴里说着,但扭动的翘臀却更加的卖力。

  「小婊子,老子舔的你爽,还是那个绿帽老公舔的爽?」周校长此时哪里还有平时的德高望重的模样,好像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神色狰狞的色情老头。

  「爽……啊啊……主人舔的最爽了……啊啊……」陈露的脸属于可爱型的。刚刚垂肩的长发,微斜的齐刘海,搭配是的1。58的娇小身材。

  大大的眼睛却透着一股妩媚之色,圆鼓鼓的包子型乳房没有成熟女人的高峰,却胜在形状好,弹性好。单手刚刚握住的乳房,才是老男人的最爱。

  陈露来自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家里还有一个小弟弟。农村人的思想就是重男轻女,包括陈露本人。陈露大部分的工资都给了家里供弟弟读书。但就算这样,父母依旧觉得弟弟的钱不够用。

  还好遇到了魏州,一个三缐城市里的老师。一个可以把她弄到了重点高中实习,还有望进入编制内。

  这是陈露这个农村女孩想都不敢想的。这也是她愿意跟一个长得像头猪一样的魏州结婚的最大原因。

  虽然陈露是穷人家出来的,爲了弟弟愿意牺牲自己。但不代表没有少女心。

  她也想找个帅的王子,或者是有钱的富二代。

  她知道自己的本钱,虽然初到这里的时候,自己穿的是土的掉渣,但依旧不乏追求者。

  所以被有钱的公子哥伤过几回后,遇到丑但对她好,还能让她进入教师编制魏州后,她就一心的跟了他。

  魏州也说话算话,托周校长这层关系,真的将陈露弄进了学校里,只是编制的问题,迟迟不见动静。

  魏州一次又一次的保证让陈露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虽然陈露没有表露出什麽,但内心是非常生气的。但她聪明,应该说是越来越聪明。她知道她需要魏州,需要这个魏太太的身份。

  势利心越来越重的陈露,竟然背着魏州拿着自己存的私房钱去找了周校长。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周校长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

  当时陈露拿着私房钱,忐忑不安的敲响了周校长的家门。

  陈露的到来,周校长没有一丝意外。似乎早有预料的神色让陈露更加的不安。

  「周校长,我今天来……」陈露刚坐下,就不安的准备直奔主题,却被周校长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周校长的话让陈露一愣。

  「你的钱我不会要的。每天都有人给我送钱送礼的。我不需要。」周校长的话让陈露心里一沈。

  「那……周……周校长,你看我跟魏州都好了这麽久了,魏州又跟您是邻居,您是看着他长大的啊。」陈露面露难色,不甘心的还是将魏州扯了出来。

  「他也跟我提了几次。可是你知道我爲什麽没有答应吗?」「爲什麽?」陈露下意识的就开口问到。

  「呵呵,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你明白吗?喝茶,喝茶。」周校长意味深长的看着陈露。

  「哦,哦。那我,我能爲您做什麽?」陈露拿起茶杯,喝了口问到。

  「没什麽,就是让你改变一下自己的思想。」周校长的话越来越让陈露煳涂了。

  可当她再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脑袋突然很晕,接着便不省人事了。

  等陈露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穿了一件粉色的蕾丝吊带裙,下身穿着从未穿过,只看过的肉色开档连体裤袜,和一双粉色的高跟鞋。

  刚清醒过来,突然感觉阴道里一阵酥麻的感觉。

  「唔唔」她刚意识到自己被强奸,准备本能的开口喊叫的时候,一张嘴巴堵住了自己的嘴巴。

  宽厚的舌头在自己打嘴巴里肆无忌惮的搅动,吸允。被侵犯却又感觉很是舒服,魏州的舌吻跟这个人比,简直就是小孩子。

  「小母狗,醒啦?爽不爽……哈哈……」周校长见陈露醒了过来,便将陈露的身子抱了起来,让陈露趴在床上,沙发上,然后半蹲在陈露的屁股上,用大鸡巴用力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哦哦……周校长……求求您了……啊啊……」原来周校长在茶水里放了药,趁机侵犯陈露。

  陈露被周校长的大鸡巴插的粉拳紧握,头颅时擡时垂,欲拒还迎。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自己爲什麽会无法自拔这种被强奸的感觉。

  周校长的大鸡巴不论是尺寸还是技巧,都不是魏州可以比的。但两人的性生活一直都还和谐,这是陈露一直觉得的。

  可当周校长迷晕自己,给自己换上奇怪的服装,将自己摆弄各种奇怪羞羞人的做爱姿势后,她发现有种快乐,在魏州那里体会不到。

  周校长十月怀胎似的大肚子,重重的压在陈露娇小的身躯上。陈露穿着肉色丝袜粉色高跟鞋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夹住周校长的肥腰。

  在周校长一耸一耸的抽插中,陈露感觉自己要快乐的飞上天了。紧闭的双目上颤抖的睫毛,双腿时而张开时而夹紧,淫水在噗呲噗呲声中流出体外。从肉缝里被大鸡巴挤出来,顺着细缝流向菊花,流向床单上。

  陈露良好的身材比例让不够高陈露看起来也是长腿。圆润笔直,不瘦不肥,恰到好处的长腿搭配肉色丝袜,周校长简直爱不释手。一连好几个小时的玩弄,让陈露疲惫不堪。

  在周校长最后一次射精射在陈露的脸上后,就搂着陈露沈沈的睡去。

  而陈露,因爲疲惫而迷迷煳煳,但心中却感觉有种异样的温暖和满足。

  第二天醒来后,陈露被周校长搂在怀里,有些反感又隐隐感到兴奋。

  说实话,激情过后,这个比魏州还要胖的老人,让陈露很是厌恶。但却又喜欢老人的尺寸和技巧。还有那些千奇百怪,让女人娇羞不已的姿势。

  甚至连辱骂都变成了性爱的催化剂。被一个老人当做狗一样的骑,一边被骑还要一边默默承受羞辱的语言。

  「不行,我只是来争取编制的。不是来做婊子的。」陈露感觉自己不对劲,对强奸自己的人竟然不是那麽排斥。这让陈露醒悟过来,深觉后怕。

  「你想要走,我不留你。你想要入编制,就不要想了。」就在陈露挣脱周校长怀抱的时候,周校长突然说出了这段话。

  这让陈露一愣,没想到被强奸后还是这样……

  「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倒是可以将你进入编制里。」周校长话锋一转,有重新给了陈露希望。

  「周校长,是什麽条件,说来听听啊。」陈露见周校长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突然明白过来了。

  已经坐起来的陈露又重新依偎在周校长的怀抱里。

  「很简单,第一,嫁给魏州。第二,做我的情妇。」周校长伸出两根手指,在陈露的小穴处游走。

  陈露心中一惊,前面一个还好。自己也打算嫁给魏州。但是后面一个,竟然是做他的情妇?

  叮叮……叮叮……

  当陈露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妈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妈,怎麽……怎麽了,别哭了。妈,你慢点说。什麽?」陈露接过电话,顿时五雷轰顶。

  陈露的弟弟跟别人打架,打断了别人的腿,别人索赔10万。不过好说歹说总算是将赔偿款压到了4万。不过就这四万,家里都是之前陈露打工邮寄回去的钱攒起来的。

  没了这四万,陈露弟弟的学费就没有着落了。

  「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的?」陈露突然间觉得很累很累。家庭的负担快要压垮他了。她好像有个人能够帮她扛下来,可是……魏州的经济条件也不是那麽好,而且,他妈妈也不会让他的钱交给自己管。所以,她一定要进入编制。

  「嗯」陈露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个办法。于是轻答了一声。不过嫁给魏州就可以进入编制,这算是两全其美了吧。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考虑好了?可不能反悔的,反悔是会有惩罚的,而且还是你不能承受的那种。」周校长指了指茶几上的一台dv说到。

  陈露这才注意到那台dv,也是此刻才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选择。

  当周校长打开dv,播放着她全身赤裸和穿着那些羞耻衣着的个人画面,陈露就明白自己再也翻不了身了。也明白爲什麽周校长会说改变思想和付出才有回报了。

  可陈露并不情愿,毕竟周校长年纪大,又胖得像猪。他连魏州都看不上,又何况是周校长?她的梦中情人应该是像**明星一样,又帅又有钱。

  「回去吧,回去就跟魏州提结婚的事,钱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们办的风风光光的。」周校长将手指插入陈露的嘴巴里搅动,然后将带着口水的手指含回自己嘴巴里吸允,还感叹香甜可口。

  陈露离开周校长家后,思绪万千。她原本想着嫁给魏州都已经够让自己委屈了。现在还要做不要脸的地下情妇,还是一个老男人的情妇,这让她更觉得委屈。

  不过虽然要伺候两头猪,但是生活却有了保障了。特别是周校长,自己进入编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做他的情妇,也许还可以往上爬。这样家里的经济也会好转,说不定以后还可以将弟弟也弄到这里进入编制。

  陈露由起初的委屈,不甘心,悲愤到展望美好的未来,不过也就是从周校长家到她家的距离。

  如果魏州知道了,也许真的会绝望。自己看似容貌清纯可人的老婆竟然如此不要脸,些许的廉耻心瞬间被贪欲瓦解。

  也许陈露真的就没有真心,男人在她眼里,就是用来利用的。所以才能对周校长的强奸只是觉得太委屈,而没有太多的羞耻感。

  陈露回到家里,跟魏州提了结婚的事。魏州开心的简直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甚至连陈露提的8万的彩礼也没有异议。虽然他全部家当也只有十几万。

  不过好在魏州的母亲,一个55岁老教师,风韵犹存的老教师给了这对新人帮助。给了他们5万。

  周校长在接到这个「消息」后,也开口以魏州去世的爷爷多年交情以及多年邻居的理由,帮助这对新人筹办婚礼。

  魏州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什麽这样觉得呢?

  因爲魏州疼爱他的爷爷去世后,父亲也因车祸去世。母亲虽然疼爱他,但是却非常严厉。母亲的全名是冯素兰。冯素兰这三个字在这所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有威慑力。

  常年不苟言笑,刻板,严厉,强势。这就是冯素兰带过学生给她的评价。但是她带的班,却是成绩最好的。

  冯素兰对魏州也从来不苟言笑,管制甚多。哪怕是经济上的。这也是陈露不喜婆婆的原因。

  这次母亲一下拿出5万给魏州,魏州忽然觉得母亲也是很通情达理的。而周校长的举动更是让魏州感动。

  母亲拿5万,那毕竟是母子。可周校长怎麽说,也是外人。哪怕两家关系很好。

  这次拍婚纱照,订酒楼,联系婚车,司仪。全都是周校长帮办的。魏州可以说是以极低的价格办了次婚礼。等到收红包,就等于是赚了一笔了。

  魏州开心,陈露也开心。她没有想到周校长这麽有能耐,居然给他们家节约了那麽多钱。但更开心的还是周校长。

  【完】